詹劍龍把戒指戴上,又把其他物品鑽石金幣放進戒指虛擬空間,手上抓了一把鼠曲草,走出洞穴,外面夢姬細心等待著自己出來。

詹劍龍遞上『赤血淵虎劍』和技能書道:“夢姬姑娘,洞裡發現了不少物品,當中寶劍和劍譜想必姑娘可以防身之用,請笑納”

夢姬見詹劍龍貼心的遞上寶物,心裡一陣感激又感動,臉上歡喜忙道“詹大哥處處為姬兒著想,姬兒感動不已”

詹劍龍見夢姬感恩表情,身子溫香暖玉,呵氣如蘭,國色天香的臉頰上,猶帶三分紅暈,使她原本白皙清秀的俏臉,更增幾分麗色,猶如異花初胎,風致楚楚

飄到他的臉上,心忖:“這娃兒也太美了吧,根據『蘋果計劃』創造人物準則,相貌均為真實為準,改動方面也只能在毛髮之上,想必這女子現實世界中定是個美人兒”

 

夢姬見詹劍龍眼神仔細在自己身上打量,不禁害羞起來,臉上一陣紅暈,轉身過去道:“詹大哥,咱們快回去吧,老伯在茅屋裡等著我們”

兩人沿著路回到茅屋,途中夢姬悄悄把劍譜用系統手錶掃描了一下,學習起來,手上『赤血淵虎劍』更緊緊握著,暗嘆可惜眼前詹大哥是位『人智』,不然也不失一個好伴侶。

不出半時辰,兩人已經回到茅屋中,進屋子時發現老伯起床在打掃。

詹劍龍心裡有火,暗忖這老頭子差點把自己送去虎穴,但又細想洞穴的確有鼠曲草,有猛虎可能真的是遊戲漏洞,慢慢才氣消一些。

“老伯伯,鼠曲草已經採到了,我馬上煎給你服用”詹劍龍把手中鼠曲草準備走去煎藥。

老人家見詹劍龍順利採到草藥,臉上充滿感恩道:“小兄弟,居然為了素未謀面,萍水相逢的老頭子也悉心照顧,這份恩德,老夫定必牢記於心,不知恩公高姓大名?”

詹劍龍見老伯客氣起來連忙道:“鄙人姓詹名劍龍字耀揚,乃遊俠獵人”

老人家續道:“老夫姓周名延,多年前乃朝廷一名謀臣,年前宦官張讓等弄權,老夫避其鋒芒,退隱深山,沒想到今天與恩公相遇,驚見恩公氣宇不凡,一副明君仁主相格,將來必成大器,老夫願意跟隨左右一助爾等微薄之力,此乃老夫小小心意,請主公笑納”

周延遞上手中『開村令』

詹劍龍心想這應該是任務獎勵,除了獲得謀士跟隨,還有開村令牌?伸手慷概收下,暗自瞄了系統手錶說明,開村令牌是特殊任務有機率獲得,屬於紫色物品,用途顧名思義可以在任何地方開創村莊作為以後根基地起兵之用。

後來夢姬煎過藥給老伯服用之後,三人暢聊到夜深,期間詹劍龍問起周圍環境哪裡比較適合開村,周延馬上皺著眉頭幫他考慮起來“恩,老夫倒有個合適的地方,是當年遊歷時偶然見到的,在龐大的群山中的一個大平原上,那個地方水源,樹林,石山,陶土,礦物等各種基本資源倒是齊全,是個天然的世外桃源,只不過那里人跡罕至的,又在深山之中,以後估計想向外發展有點難度”

夢姬連忙問道:“難道是附近百里的涿州之地?”

詹劍龍驚嘆此女子居然有地理常識,知道我們所在地點位置,而自己由於沒有受過正統中文教育,對中國神州方位一無所知。

周延嘆了一口氣“沒錯,夢姬姑娘難道曾到該地遊歷?”

夢姬沉默了一下“家父曾經跟我說過而已,那老先生知否現時是公元幾年?”

詹劍龍正在喝水也差點把水噴了出來,心想這夢姬語出驚人,雖然是在遊戲,但『人智』思想都以古代為藍本,對於一些現代新穎言語很難聽得懂。

周延也被夢姬考了起來“夢姬姑娘,何謂公元?”

夢姬驚覺自己失言連忙道“年份,此刻年份”

周延彷彿懂了“哦,現乃建寧二年,老夫認知裡一年前退隱深山時到處開始出現黃巾賊,張角,張寶,張梁三兄弟打著旗號『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造反對抗朝廷,更在各地大肆搶奪,民不聊生”

詹劍龍聽到張角名字就確定此時應該三國時代黃巾之亂,大約公元一八四年之間,因先前看過三國演義連續劇說到公元一八四年劉備,關羽,張飛桃園結義的故事。

詹劍龍見夢姬也聽得入神一直點頭,看來夢姬也大概猜到現在年代了。

不知不覺三人聊到亥時,周延表示要就忱道:“地方簡陋,左邊還有一間房間,老夫白天打掃了一下,屈就一下主公和夢姬姑娘了”

 

詹劍龍和夢姬聽見只有一間房兩人對望一下,互相尷尬起來,雖然日前兩人在山洞裡借宿也算共處一室,但此刻兩人相處了兩天,互相多了了解以及萌起傾慕之意,不免會害羞起來。

 

詹劍龍見氣氛極為尷尬“夢姬姑娘先休息吧,我想到屋外看看星夜景色”

夢姬下午心裡已暗自對詹劍龍萌起了傾慕之意,對方又多次細心照顧自己,更有救命之恩,想起段段情節,不禁滿臉通紅,細語道“詹大哥也喜歡看夜景嗎?不如由姬兒相陪,挺足暢談”

詹劍龍見夢姬含情脈脈,也不好推搪美人之意“難得姬兒願意相陪,詹大哥求之不得了”

不知何時開始,夢姬已經在言語中和詹劍龍以親暱稱自己為『姬兒』,詹劍龍見夢姬多次將言語拉近彼此關係也開始讚歎對方主動一點都不遜於自己。

兩人走出屋外,眼前一片無盡草原,星空上更是滿滿繁星,有如人間仙境,心想在公元兩千兩百年裡,各城市已經發展到遍地高樓大廈,空氣污染導致天空長期烏云密布,別說是繁星難觀,就算是月兒也不常能見到,兩人各自輕嘆此刻美景以及無憂無慮的生活,就算一輩子都在此虛擬世界也無憾了。

“此刻良辰美景,難得有姬兒此等美女相伴於繁星之下,使今晚月色更顯得嬌媚,真是畢生難忘啊,啊,對了,不知姬兒來至何方?”詹劍龍試探著夢姬身世。

對著詹劍龍,夢姬開始不想隱瞞,心想可惜對方是『人智』,不然自己也許會跟他在這空間裡發展“姬兒其實並不屬於這裡,而是在遠方的未來世界”

詹劍龍聽到這裡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姬兒怎麼可以在『人智』面前說自己是未來人啊?”

夢姬此刻才驚覺眼前這詹劍龍原來不是『人智』,一陣好氣又好笑,好氣是對方一直沒有表明立場,好笑卻是對方一直都沒說自己不是玩家,而是自己先入為主誤認對方是『人智』身份。

遮掩著尷尬的夢姬雙手輕捶在詹劍龍胸前氣道“原來你也是玩家啊?你可騙得我苦呢!壞人!”

 

詹劍龍得意的一手摟住對方細腰,將對方往自己身上靠近,互相對望片刻,感受著彼此呼吸,空間彷彿為兩人停頓了,此情此刻,外來一切因素也影響不了兩人,詹劍龍伸手輕輕抬起對方下頜,仔細端詳,佳人頭上秀發披在兩肩,嬌靨白里透紅,眉如春山遠,眸若潭水深,瑤鼻挺秀,菱唇如弧,胸前素衣內一對玉峰高聳挺立著,兩點櫻桃般的乳頭突起,讓人忍不住伸手揉捏。

情不自禁對著她性感嫵媚的雙唇重重吻了下去,將舌頭刺入她的口中,和她的小香丁激烈的纏綿在一起,不斷允吸著她香甜的津液,抱著她的手不由地在她嬌美的身軀上探索。

夢姬真實年紀才二十不到,何曾遇到這麼浪漫溫柔的調情方式,兼且是處子之身,頓時全身酥軟地回應這個對方的熱吻。

 

詹劍龍從玉頸起吻過她全身每一寸肌膚,此時夢姬星眸半閉,口中微微呻吟,嬌軀不住扭動著,顯然春情勃發,沉醉其中。

兩人也早已躺在草原上,互相享受著彼此愛撫,詹劍龍輕輕分開夢姬的雙腿,而對方初始害羞地遮擋幾下,但很快被他溫柔的調情手段征服,整個下身呈現在眼前。

詹劍龍知道對待處子不能心急,伸出舌頭輕含吸兩片遮擋花心的葉片,明顯地感到她那張小嘴不住地收縮,夢姬輕輕呻吟道:“不要……不…啊…髒…!”

一股股愛液從中流了出來,全部被詹劍龍給接住口中,不由輕歎,美人的蜜液竟會帶著股股幽香,或許因為人美而令人產生味覺的差異。

夢姬因下身不住摩擦而傳來一陣酥麻之感,忍不住興奮地張開嬌唇,一聲聲呻吟回蕩在周圍,同時她用力的扭動身軀,雙腿緊緊的夾住詹劍龍的腰間。

詹劍龍知道時候差不多了,自己也欲火強盛,如箭在弦,不得不發,對准花心,
接著用力一挺,卻只進去了一小部分,被蜜道緊緊夾住,只好親吻佳人,使她從頭到腳身心放松,隨後順利到底!

看著夢姬額頭滲出的汗珠,淚花在秀眸中打轉,詹劍龍不禁一片愛憐;一邊親吻佳人,一邊輕柔她的平坦的小腹,以減輕痛楚,佳人身體漸漸地放松,與他的動作合二為一。

詹劍龍拿出看家本領,奮身解數各種姿勢動作,有節奏地伐旦。

忽然夢姬嬌呼一聲,蠻腰用力高挺,身子一陣抖動,一股溫暖的液體瀉出包住了詹劍龍的下體,他知道佳人正在高潮之中,更刺激他猛烈地抽插。

夢姬接連高潮三次後,詹劍龍也達到了高潮,輕望懷中佳人,早已無力地癱軟著,下身紅腫不堪,處子之殷紅染濕草地一片。

雲雨過後,詹劍龍溫柔地把羊脂白玉的胴體摟在懷中,看她像玉兔般熟睡,心中百感交集,心忖想不到要到虛擬世界才能找到性福,暗嘆造物弄人啊!

 

 

後語:本回加入了不少香艷內容,因筆者只想寫出一部綜合各種元素於一身的作品,所以除了科幻,武打,情愛,當然不乏香艷內容XD

希望大家喜歡。

吊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